您当前所在位置:赚钱的网站新闻网>>汽车频道>>>>正文

黯然退场还是重获新生?

www.ijjnews.com来源:人民网-中国汽车报2019-01-08 09:31我来说两句
终于送走了“寒意深深深几许”的2018年,迎来了虽然形势未知但充满希望的2019年。回首看看过去这一年,记者发现在汽车行业发生的许多大事中,“卖卖卖”竟然成为了关键词之一。

  终于送走了“寒意深深深几许”的2018年,迎来了虽然形势未知但充满希望的2019年。回首看看过去这一年,记者发现在汽车行业发生的许多大事中,“卖卖卖”竟然成为了关键词之一。

  从哈飞汽车一元转让38%股权未成功,到奇瑞增资失败、昌河70%股权分3份转让乏人问津,当然,也有例如神州收购宝沃67%股权、拜腾一元买下一汽华利和长安跨越收购北奔重庆等成功案例。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盘点下,在2018年车企出售股权的事件中,哪些黯然退场,哪些迎来新“金主”正待重获新生,又有哪些待价而沽,前途暂不明朗吧。

  山芋烫手无人敢接

  在2018年“爆冷”事件中,奇瑞“混改”项目流拍可算是其中之一。

  5月29日,在奇瑞的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上,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方式引入外来投资者,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

  9月17日,奇瑞增资扩股方案首次挂上长江产权交易所,但并未征集到意向投资者。

  9月25日,长江产权交易所更新了奇瑞汽车、奇瑞控股的增资扩股方案,新一轮的报名截止日期为11月22日,但意向投资者仍然没有垂岸。根据公告,从11月22日公告截止日起,公告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最长延长四个周期,也就是说,最终结束日期为12月20日。

  但结束日期已到,奇瑞增资扩股交易状况仍显示“未成交”,这意味着,奇瑞历时三个月的“混改”项目已经“流拍”。至此,此前据传的包括宝能、华夏幸福、五粮液和正道等6家意向入股方都未能成行。

  业内人士分析,奇瑞方开出的繁琐而又较为苛刻的增资条件是导致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按照公告要求,进入奇瑞的资本必须是单一主体,不能联合增资,也不能是外资,更不能是整车企业。另外,虽然新增投资方在增资完成后能在奇瑞控股持有31.4419%的股份,成为大股东,并在奇瑞汽车方面也持有18.5185%的股份,但芜湖方面仍享有绝对控制权。

  香饽饽依然炙手可热

  虽然与过去相比,传统车企的股权转让出现了流拍,让业界不禁感慨,汽车业股权转让不再是香饽饽。但记者梳理后发现,其实还是成功者居多数。在这其中,宝沃成功出让67%股权是近期业内的一个热点。

  12月28日,神州正式收购了宝沃汽车67%股权,价格为38.686亿元,成为了宝沃第一大股东。此前备受关注的杨嵩也离开宝沃,调任福田汽车集团副总裁。

  就在传统汽车制造企业身陷“寒冬”之际,神州距离自己的“造车梦”越来越近。今年6月12日日,小鹏汽车获得了优车产业基金(神州优车集团成立)高达22亿元的战略投资;7月11日,神州旗下子公司以每股0.06港元的价格认购五龙电动车90亿股和6亿港元可换股债券,成为了五龙电动车最大股东。

  同样拥有造车梦的还有拜腾与车和家,但与神州不同的是,他们不惜以数亿元的价格买下了“造车资质”。

  今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了转让公告:以1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南京知行是拜腾汽车的母公司,除了一元转让价格以外,拜腾还以承担华利8.5462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的代价获得了造车资质;

  12月18日,力帆股份以6.5亿元的价格转让了力帆汽车100%股权,受让方为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为心电智能全资子公司,心电智能为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不过,随着新版《汽车行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公布,新势力想要获得造车资质将不再“难于上青天”。可以大胆地推测,如果明年还有传统车企试图通过出售资质来获取资金,恐怕成功率将大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在商用车领域今年也发生了一桩大并购案。11月14日,重庆长安跨越车辆有限公司全资收购了北奔重型汽车重庆有限公司,收购金额约为3.5亿元。长安跨越总经理韩鸣表示,计划在重庆主城建设第二生产基地,公司年产能将从万州基地20万辆左右飙升到43万辆左右,努力打造中国第一阵营的智能物流生产基地。

  乏人问津前途未卜

  当然,除了已经流拍和成功找到“接盘侠”的项目以外,还有一类处于“悬而未决”状态的项目,但从目前的境况来看,并不乐观。

  9月4日,经北汽集团批复同意,昌河汽车正式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江西志骋70%的股权,转让底价为10.5亿元。但原定于11月9日到期的项目,在过期多日后,仍未有表现强烈兴趣的意向方出现,公告被摘下。北京市企业清算事务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告结果已经反馈给股权转让方。重新发布或者不再发布,都有可能。”

  与奇瑞“流拍”如出一辙的是,行业专家认为,转让未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要求过高:接盘江西志骋70%的股权,必须是由3家投资方组成的受让团体,同时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都不得超过昌河汽车剩余的30%股权;此外,联合受让方还需一次性支付10.5亿元的转让费用,同时担负起江西志骋18.75亿元的债务。

  相较之下,同样前途未卜的哈飞简直可以用“落魄”来形容。从2018年11月21日起,到12月18日,哈飞汽车公开转让38%的股份(38504.64万股),挂牌起价仅为1元。但这家曾在国内风云一时,名列微车企业前三甲,占微型车总销量19.26%的汽车企业,却最终沦落至无人敢接的窘境。截至12月19日零时,重庆产权交易所交易信息显示这一交易“已过期”。

  官网显示,哈飞汽车2017年营收为2.6925亿元,营业利润-5040万元,净利润-4339万元。据悉,哈飞汽车因拖欠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供应商货款,已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哈飞汽车现有的多处房产也已经被法院查封;其拥有的专利因未缴纳年费也已失效。

  虽然哈飞也可以“延长信息发布,不变更挂牌条件,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但能不能就此等来“救世主”,还是一个未知数。

标签:退场
责任编辑:张茜茜张茜茜
我来说两句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特别说明: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即来源未注明“赚钱的网站新闻网”或“赚钱的网站经济报”的稿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或来函告知,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编辑电话:0595-85088286